收藏 發給朋友
希臘危機敲響了資本主義的喪鐘?
收藏 發給朋友來源: 文匯論壇    發布者:上善若水
瀏覽974次時間:2010年5月18日 13:24


 一、希臘主權債務危機的演變過程
 2008年10月,發端於美國的金融危機席捲到歐洲,希臘銀行業和金融機構也受到衝擊。一年後的2009年10月初,希臘政府突然宣佈,2009年政府財政赤字和公共債務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分別達到12.7%和113%,遠超歐盟《穩定與增長公約》規定的3%和60%的上限。截至2009年12月,希臘債務達到2800億歐元。全球三大信用評級機構惠譽、標準普爾和穆迪相繼調低希臘主權信用評級,將希臘的長期主權信用評級由「A-」降為「BBB+」。希臘主權債務危機正式拉開序幕。2010年4月28日,標準普爾將希臘的主權債務評級下調三檔至BB+,屬於垃圾級中的最高評級,級別甚至高於已經破產的冰島。希臘的債務危機迅速演變為社會危機,由於希臘政府實施財政緊縮方案,削減公務員薪酬,提高多種稅收,引起了國內人民的不滿,國內出現多次全國性的大罷工。一時間希臘全國計劃陷於癱瘓狀態。
 二、主權債務危機是次債引發的金融危機的第二個發展階段,是金融危機的繼續。
 實際上,主權債務危機的導火索是美國的次債危機演變成的金融危機,可以視為是金融危機演變的第二個階段,金融危機來襲後,第一個階段是金融機構的經營出現困難,各國政府出手挽救和接管這些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機構,讓金融機構的企業債務變成國家的主權債務,這樣金融危機就進入第二個階段----各國主權債務危機階段。第一個出現主權債務問題的是冰島。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後,很快就波及冰島,2008年10月,冰島兩大銀行被政府接管,其高達800億美元的債務遂升級成為主權債務。2010年年初,冰島人民通過全民公決方式拒絕為銀行債務背書,冰島主權信用評級被降至「垃圾級」。冰島主權債務危機之後一年爆發了迪拜債務危機,迪拜利用中東充沛的石油美元迅速崛起,被譽為在「沙漠神話」。和冰島一樣,迪拜也是國際資本搞金融和地產投機為主,長期倚重國際資本和房地產投資,卻沒有實體經濟支撐。肇始於美國的金融危機到來後,囤積於迪拜的國際資本紛紛撤走,原油價格大幅下挫導致石油美元的補充也難以持續,一時間房地產價格急速跳水,迪拜酋長國宣佈將重組其最大的企業實體迪拜世界同時宣佈把迪拜世界的債務償還期延遲6個月,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和穆迪隨即下調了迪拜國有企業的債權信用等級,迪拜危機爆發,迪拜債務危機打擊了長期投資迪拜的歐元區金融機構。希臘主權債務危機的爆發和其他歐元區國家的債務困境,標誌著主權債務危機開始登陸在資本主義金融的心臟地帶。除希臘外,目前處於歐洲債務負擔重災區的葡萄牙、愛爾蘭和西班牙等國的財政狀況也引起投資者關注,意大利、比利時等國的主權信用也受到投資者廣泛猜疑。西班牙主權信用評級前景被下調至「負面」,愛爾蘭、葡萄牙也遭下調的警告。金融危機讓發達國家不得不推出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支出增加而稅收減少,自2007年年底以來,發達國家的債務占GDP的比重已飆升了近21個百分點,美國外債占GDP的比重將達116%。IMF警告,二十國集團中的發達經濟體到2014年的政府債務水平可能達到GDP的118%,也就是和現在希臘差不多的水平。穆迪公司已先後多次發出警告,稱多個目前擁有AAA最高信貸評級國家,未來幾年可能持續面臨財政危機。在世界其他地區,主權債務危機的風險也已出現。統計數據顯示,全球政府負債已突破35萬億美元,佔全球經濟總量六成左右。不少發達國家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超過了10%,明顯高於3%的國際警戒線。美國國債正在超過其經濟總量,英國外債規模已達到其經濟總量的4倍左右。日本國內研究機構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的專家指出,2011年日本全國債務累計總額將達950萬億日元,為年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00%。
 三、主權債務危機的原因分析
 (一)希臘主權債務危機爆發的直接原因
 引爆希臘債務危機的導火索早在2001年就已經埋下,到今天由高盛公司引燃的。當時希臘剛加入歐元區,為了讓自己符合《馬斯特裡赫特條約》規定的同盟成員國必須符合的兩個關鍵標準,即預算赤字不能超過國內生產總值的3%、負債率低於國內生產總值的60%。希臘跟美國高盛合作,由高盛通過其設計的「貨幣掉期交易」方式,以虛構的匯率實際借給希臘10歐元,從而為希臘政府掩飾了一筆高達10億歐元的公共債務,幫希臘在賬面上符合了歐元區成員國的標準。隨著這筆債務到期,希臘政府面臨無法及時償還的困境。
 希臘經濟危機也與希臘國內的經濟狀況有關。希臘經濟存在結構性弊端,市場競爭力疲軟。高福利制度的實施,讓希臘財政入不敷出,唯有靠對外舉債才能維持運轉。債務的不斷增加,經濟的持續疲軟無力,讓希臘不堪重負,當債務增加到一定臨界點,必然會出現債務危機。特別是美國的次債危機傳導到希臘之後,讓希臘經濟更是雪上加霜,讓希臘的債務臨界點提前到來。
 希臘債務危機的引爆也有金融戰爭的味道。引爆希臘債務危機的是美國的金融資本,目的還不只是為了獲利,而是把目標對準歐元,尋求打擊歐元的地位和形象,相當於美國資本對歐元開戰,是又一次美元和歐元圍繞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的金融戰。2010年1月底,市場上出現了針對希臘和歐元的金融攻擊,這次攻擊的帶頭大哥不是別人,正是幫助希臘進行賬面處理的高盛。高盛曾經幫助希臘搞賬務處理,自然最清楚希臘的底細,以高盛為帶頭大哥的美國金融力量本次採取團隊作業,大打組合拳。除了高盛和投資基金外,美國的三大評級機構也在推波助瀾。通過評級機構將希臘的主權信譽級別降低,加大希臘融資難度和融資成本,配合美國資本力量和美國控制的媒體一起唱衰希臘支付能力。高盛等投資機構一方面通過低買高賣CDS獲利,另一方面則輪番拋售歐元,吸引國際市場的其他力量因恐慌而跟進,結果就是歐元在10天內跌了10%。兩個月內跌幅達15%。歐元一跌,立即使人聯想到歐元區出現不穩,於是不僅僅希臘,其他歐元區國家的「弱點」葡萄牙、西班牙等也立即出現融資困難。對希臘的主權信用發出警告之後,該機構又在8日將葡萄牙的主權信用評級前景從「穩定」降至「負面」,從而將債務危機引向歐元區其他國家。於是希臘和歐元區的CDS開始瘋漲。
 (二)資本主義基本矛盾是主權債務困境的根本原因
 主權債務危機源自次債引發的金融危機。希臘的債務危機的爆發既有其國內自身原因,又由資本主義總危機導致的因素的影響。這次危機也不僅僅是希臘一國的危機,而是涉及全球資本主義的總危機的一個組成部分,而且這次債務危機發生在資本主義陣營的核心區域歐元區國家,所以格外引人注目。自美國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先是美國次債危機爆發,美國金融機構大面積出現困境,連鎖引發歐洲的銀行業陷入危機,政府不得不出手挽救這些金融機構,部分國家的金融機構的債務變為國家主權債務。既然主權債務危機源自次債引發的金融危機,主權債務危機是金融危機的第二個發展階段,分析主權債務危機的原因就要從次債危機引發的金融危機開始。
 馬克思主義認為,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矛盾是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正是由於這一基本矛盾的運動,人類社會從低級形態發展到高級形態。資本主義生產是以生產資料私有制為基礎的社會化生產。在資本主義社會,這個基本矛盾表現為生產社會化與資本主義私人佔有之間的矛盾。這個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在消費市場的表現形式就是生產的相對過剩,即生產不斷擴大與有支付能力的需求不足的矛盾。生產相對過剩就是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實質。
 資本主義從一開始,就面臨著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制約和困擾。為了解決這個基本矛盾,資本資本國家絞盡腦汁積極的進行改良和自我調整,主要從三個方面:一是通過經濟全球化,充分利用海外市場來消化過剩的消費商品,同時將資本主義發達國家過剩的和已經不具備競爭力的生產能力通過對外投資來轉移到不發達國家,進行經濟結構的升級;二、學習和借鑒社會主義的一些做法,比如增加計劃和國家干預的因素,用看得見的手去糾偏看不見的手;三是在國內通過消費信貸,花明天的錢來刺激今天的消費,透支外來的消費能力來彌補今日的有支付能力的需求不足。
 美國近些年來的國內經濟增長主要就是靠消費帶動,消費一大部分就是靠消費信貸來支撐。但是透支未來來刺激消費畢竟只是一種權宜之計,不具有可持續性。有支付能力的需求不足的原因是因為生產資料的資本主義私有制基礎上的分配方式導致了貧富懸殊,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裡,必然導致大多數人缺乏足夠的支付能力,導致雖然有社會消費需求卻無足夠支付能力的矛盾。資本主義的按資分配為主的分配方式導致財富日益往少數人手裡集中,基本矛盾不解決,靠透支未來只能緩解一時而不可能根治問題,何況借貸總是要還的,靠借貸才能增強消費能力的群體收入並沒有增加,借貸本息一旦增加到一定臨界點,就會出現大量無法還貸的現象。美國近年來的房地產繁榮,也是很大程度上依靠貸款消費來支持的。資本為了獲利,發明了大量金融衍生品,將借款和借款擔保分離,並製作成不同的金融產品,金融衍生工具具有槓桿放大作用,投機現象嚴重,並且通過經濟和金融全球化,大量的歐美金融和投資機構都在投資美國的房貸金融產品,都是在靠房地產價格的不斷增長來切割成不同環節來獲利。當然沒有只漲不跌的市場,當房地產價格一旦漲價到一定水平就必然停止上漲甚至轉頭下跌,建立在價格上漲前提上來獲利的金融創新產品,馬上就成了滔滔洪水,讓歐美各大金融機構損失慘重,陷入了金融危機。這就是次債危機的由來,次債危機的根源還是來自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所導致的相對生產過剩。主權債務危機是次債危機演變而來的,主權債務危機要追根溯源同樣是資本主義基本矛盾導致的。
 四、當代國際大環境下的資本主義危機的主要特點
 當今世界經濟的主要特點就是經濟全球化,經濟全球化是當今世界經濟的基本趨勢和特徵,其中經濟全球化是當今世界經濟的基本趨勢和特徵,經濟全球化又是造成國家地區之間發展日益失衡的原因。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借助先發優勢,由金融和產業資本為主力,以跨國公司為主要媒介,逐步形成和發展世界範圍內的資源、市場、國際分工一體化。當今世界的全球化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制定的框架內發展起來的,適用的是發達國家制定的規則,對於廣大發展中國家極不公平。正是在這個不公平的國際全球化經濟秩序中,世界不同國家和地區的發展越來越不平衡,很多發展中國家不但沒能從全球化中得到發展機會,反而由於廣為舉債淪為發達國家的經濟附庸,國內經濟被來自發達國家的資本控制,淪為發達國家的資源供給國和商品傾銷國。全球化的出現,讓國家之間的剝削在一定程度上減緩了發達國家內部資本對其國內勞動人民的剝削,通過不公正的全球化體系發達國家轉移他國財富歸自己所有,在減輕自己國家內部社會矛盾和階級矛盾的同時,加劇了國家和地區之間的發展差距,在減少發達國家貧困人口的同時,增加了世界發展中國家的貧困人口。國家之間的財富集中在少數國家手裡和資本主義國家內財富集中在少數人的趨勢是一致的,都是資本主義私有制發展的必然結果。
 經濟全球化之下的資本主義基本矛盾仍然存在並發揮作用。經濟全球化將資本主義基本矛盾擴展至全世界範圍,資本主義發達國家通過全球化利用發展中國家的市場減緩了生產相對過剩的危機。經濟全球化只不過是將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從一國擴撒至世界市場範圍,並沒有改變這個基本矛盾,全球化只是減緩了發達國家內部的基本矛盾的積累,但是卻無法從根本消除資本主義經濟矛盾。當這個基本矛盾發展到一定程度,經濟危機仍然會爆發,一旦爆發就會通過全球化的體系渠道將危機擴散至世界。
 本次金融危機是本質還是資本主義基本矛盾作用下生產相對過剩引發的危機,但是在當今全球化趨勢下具有了新的特徵:一是危機很快從發生地美國通過金融市場的衍生品交易、大宗資源定價機制擴散至全世界;二是美國竭盡全力的通過其美元國際儲備貨幣地位和對金融和經濟的掌控能力轉嫁危機讓全世界埋單;三是金融危機的發展會呈現更明顯的階段性,由於發達國家的金融資本力量強大,金融市場的交易超過實體經濟的交易,危機會首先從金融市場實行爆破來摧毀現行的金融市場體系和信用基礎,然後再需要一段時間從金融危機演變為經濟危機最後再演變成社會危機;四是可以轉嫁危機、延緩矛盾尖銳程度、降低危機破壞力的可選擇途徑不多,透支消費和對外轉嫁危機都已經利用的淋漓盡致了,卻至今未能根本解決問題。
 五、主權債務危機的發展趨勢
 為了拯救危機,整個資本主義世界都行動起來了。為救助陷入債務危機困境的希臘,歐元區國家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聯手提供為期三年總計1100億歐元的救助,其中歐元區出資800億歐元,IMF提供300億歐元。同時為了阻止希臘債務危機蔓延,歐盟日前達成一項總額7500億歐元的救助計劃。如此大規模的救助行動,可見希臘主權債務危機後面的潛在性危機有多嚴重。
市場也顯示對救助手段的信心不足以及對危機進一步加重的擔憂,由於市場擔心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將拖累經濟增長,14日紐約股市繼續大幅下跌,截至收盤,三大股指的跌幅均在1.5%以上,而道瓊斯指數下跌超過160點。
 本次危機還是採用次貸危機以來的救市模式:以債易債。通過發行新債務來解決舊債務,效果只能是減緩危機而不能消除危機。希臘得到這些新貸款的主要用途就是償還就貸款,雖然燃眉之急的債務危機暫時解決了,但是債務並沒有減輕,而且,給希臘的救助貸款利息為5%,希臘的利息負擔還會進一步加重。歐元區國家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可不是什麼慈善大使,希臘要拿到這些貸款,肯定要用自己的優質核心資產甚至讓渡一部分國家主權來作為抵押。一旦希臘到期無法償還新貸款,希臘損失的就就不只是核心資產了而且還有一部分主權。為了獲得貸款,希臘政府必須削減老百姓的福利待遇,這會加劇國內的社會矛盾,社會危機並沒有消除。當然,希臘政府是不會去觸動資本家的利益的。希臘社會危機的根源是財富集中在資本家集團手裡,政府無法獲得更多資金去維持高福利制度,政府又不能去侵害資本家的根本利益,只能靠削減老百姓的福利,從而激化了社會矛盾。
 因為金融危機來自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不通過根本的變革來消除基本矛盾的產生根源,金融危機也沒法從根本上消除。雖然在金融危機襲來時候,各國政府都通過積極救助國內的金融機構,並對國內的金融市場進行干預,但這也是治標不治本的權宜之計。如果不從根本原因入手從根本上改變私有制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要想緩解危機,只能靠外來資金繼續維持借貸透支的消費刺激方式。恰恰是因為資本主義國家的資金流動性已經不足以支持這種借貸消費的可持續性才演變成金融危機,從哪才能找到資金才補充資金流動性不足呢?一個選擇就是開動印鈔機,但是這樣會造成國內通貨膨脹,物價飛昇,屬於典型的飲鴆止渴行為;另一個選擇就靠外來輸血,但是現在到處都在貧血,去哪找這麼多血源呢?對美國而言,中國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被美國列為剪羊毛的目標。美國正在模仿當年對付日本的手段來壓人民幣升值,同時要求中國改革匯率管理機制,放鬆對資金流入流出的限制,然後讓熱錢進來炒高中國的房市和樓市,高位拋出獲利後,再兌換成美元,將中國幾十年發展積累的財富席捲一空,然後得到的資金正好可以返回美國補充流動性不足。美國的另一個目標就是歐元區。美國資本襲擊歐元,通過炒作歐元區國家面臨的債務危機,打壓歐元的信用基礎,可以讓流向歐元區的資金回流回美國。在資本主義體制內解決美國危機的可選擇性手段並不多了,解決解決資本主義整體性危機的選擇手段也不多了。一旦金融危機從局部發展到全局,從金融機構的經營性危機到主權債務危機再到全面主權債務危機,資本主義體系的信用基礎將會被摧毀殆盡,一旦信用蕩然無存,現行的市場體系也將會徹底摧毀;一旦窮盡救濟途徑卻不能從危機的泥潭中自拔,資本主義的世界性全局性根本性總危機就會到來,先前通過自身調整和全球化延緩的矛盾和衝突能量就會如沉睡已久的火山一樣來一次總爆發。
 一旦資本主義的全局性總危機到來,想維持資本主義基本制度的改良性措施將不再具備維持苟延殘喘的強心劑作用,接踵而來的結果必然是曾經靠對外轉嫁矛盾而得以緩和的發達國家國內階級矛盾和階級對立會陡然尖銳化,社會會動盪不安。到時候資本主義發達國家只有靠戰爭這個終極手段來轉嫁危機,如果戰爭也起不到這個作用,資本主義解決自身危機的手段用盡的時候,資本主義的喪鐘可能真的就敲響了。
 隨著階級對立的持續尖銳,資本主義國家的內部鬥爭會如火如荼,馬克思和恩格斯預計的資本主義總危機到來,只有在資本主義範圍之外、用社會主義的手段才能解決危機,資本主義逐步退出歷史舞台,希臘的主權債務危機已經演變成社會危機已經是一個明顯的信號。



 

 

創作者介紹
Eva

快樂每一天^__________________^

E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